百年变迁

The Suzhou River

苏州河的前世今生

苏州河,又称吴淞江,历史上先后有过松江、松陵江和笠泽江之名。苏州河发源于太湖瓜泾口,是上海市重要的自然地表水体,她犹如一条玉带蜿蜒百里,将 太湖与上海连接起来,由西向东蜿蜒地穿越上海市青浦、闵行、嘉定、普陀、长宁、静安、闸北、虹口、黄浦9个行政区于外白渡桥汇入黄浦江,全长125公里, 在上海市境内河段长53.1公里,其余大部分在江苏省境内,是黄浦江最大支流。她承担着泄洪、排涝、航运和工业、农业用水的功能。千百年来,她以其清澈和 富饶养育了两岸的居民,促进了上海的形成和发展。她的变迁与上海百年发展史息息相关,也是上海发展历史的缩影。苏州河作为主线,串起两岸59条支流,构成 潮汐河网水系。

人们通常把黄浦江称为上海的母亲河,从历史渊源看,在黄浦江尚未形成通江之前,吴淞江早已是一条独流入海的大江。在宋朝至明朝,黄浦江一直是吴淞江 的一条支流。苏州河则是上海的母亲河。唐宋年间,吴淞江江宽水深,鱼虾满河,到处是鱼塘与芦苇。在太湖流域和上海地区的重要性远远超过黄浦江。是太湖流域 的主要泄水河道,其入海处形成一条宽阔的喇叭港,唐朝时的宽度为10公里,宋朝时为4.5公里。南宋中期起,受长江来沙量剧增的影响,河道逐渐淤浅变窄, 大船不能直达,港口逐渐衰落。元朝时已缩狭至500米左右,导致太湖流域泄水不畅,洪涝灾害频发。时至明永乐年间,上游的水患和下游的淤积已牵动国计民 生,海瑞主持疏浚江河时,地方政府用10万民工开展大规模整治水系工程,疏浚了上海港、范家浜、沟通了黄浦江与长江口的水道。促成了以“浦”夺“淞”的河 流改道。吴淞江成了黄浦江一条支流。黄浦江航运业日趋繁荣,并逐渐发展成为我国最大的海港。

苏 州河曾有过水质清澈的历史,河里有鱼。清朝末年吴淞江垂钓还是上海的十景之一。在上海工业、城市化的进程中,上海人口增多,工业发展很快,大量生活污水和 工业废水肆意排入吴淞江下游后,则河水逐渐遭到污染,排入苏州河的污水在河内回荡,使污染加剧。市区段河水变成黑如墨染,恶臭四溢,令人厌恶的模样。苏州 河被污染得像一条发臭的黑丝带,飘浮在上海的胸口。人们经过她的身旁,无不掩鼻而过。两岸居民,夏天不敢开窗。群众流行的一句顺口溜:五十年代淘米洗菜, 六十年代洗衣灌溉,七十年代全线黑臭,八十年代鱼虾绝代。

二十世纪70年代,上海开始对苏州河污染综合治理进行研究,1988年对排入苏州河的污水实施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程,1993年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 程完成,投入运行,每天截流污水140万立方米 。苏州河恶化势头有所改善,为苏州河水质的改善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但由于受水文条件等其他因素影响,水质的改善还是比较初步和脆弱的,尚未得到彻底根治, 水环境状况远未根本好转,水体仍呈黑臭,水质劣于国家景观水的标准。为加强对苏州河综合整治工作的领导,经上海市人民政府研究,决定成立上海市苏州河环境 综合整治领导小组,由市长担任领导小组组长,20多个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的领导为领导小组成员,下设领导小组办公室,负责苏州河整治工作的组织、协调、督 促和检查,全面推进苏州河整治工作。苏州河整治共分一、二、三期工程,计划历时11年(1998年—2008年),总投资约140亿元人民币,基本完成苏 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任务。目前苏州河水质主要指标达到5类景观水标准。两岸建成绿色走廊,成为最适宜居住、休闲区之一。

苏州河的污染史

宋代吴淞江两岸共有18个浦,南岸有一个浦,称作上海浦。在上海浦一带设置了专门管理酒税的机关—酒务,称为上海务,上海务的名气也像酒一样逐渐有了度数。上海即得名于吴淞江的下游支流上海浦。

据历史记载,古代吴淞江河道深、江面宽,是太湖的主要出海口,也是一条重要航道,而且渔业很发达。公元四、五世纪时的晋朝,松江(现名苏州河)和滨 海一带的居民多以捕鱼为生。古代渔民在吴淞江下游一带,列竹于海,以绳编之,涨潮而淹没,潮落而浮出,鱼随潮落而被阻挡在竹栅栏里,渔民便下海滩捕捞。他 们创造了一种绳编竹栅的捕鱼工具,称之为“扈”,又因为江流入海处称“渎”,因此吴淞江下游一代被称为“扈渎”,后加水旁,称为“沪渎”,今上海简称为 “沪”也由此而来。

1843年上海开埠后,对外开放为通商口岸,一下子繁荣起来。英国侨民在吴淞江坐船溯江而上,可达苏州。当时国外侨民认为它与名扬四海的中国丝织业 中心苏州城相连,一开始便称为“苏州河”,在地图上也作苏州河标识。当时中外交流频繁,外方甚至在外交文件上都将吴淞江写作“苏州河”。由于大家相沿熟 用,苏州河便成了吴淞江在上海境内的一个代名词,而其真大名反而逐渐被淡化了。但这代名词却被大家一直叫到今。今天,在所有正式出版的上海市地图上,这条 河流的名称仍是吴淞江,而不是人们常说的苏州河。而上海人常说的苏州河是指白渡桥至北新泾17公里段吴淞江。据考证,苏州河这一名字是上海开埠后才启用 的。1848年,上海道台与英国驻沪领事在签订扩大英租界协议时,首次正式把吴淞江写作“苏州河”。

吴淞江曾经是一条通海的大河,历史上的苏州河风光美丽,水产丰富,鱼虾满河,盛产鲈鱼、鲱鱼、鲟鱼等应有尽有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有“水脍松江鳞”等 赞美苏州河中鲈鱼的名句。松江鲈鱼为“江南第一美味”,它不仅味鲜肉嫩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性,它对水质的要求非常高。可见在唐朝,这条江上还是一片渔业 兴盛、波光粼粼的美景,其水质的清澈、风光之绮丽,令人叹为观止。

苏州河污染问题从近代工业在上海立足之初便开始显现。1895年甲午战争前,中国早期的民族工业诞生在苏州河的北岸。

进 入20世纪后,大量中外资本利用苏州河两岸地多价廉及水运之便,纷纷进入开辟各种类型的工厂。1915年著名实业家荣德敬、荣德升也在莫干山路开设福新面 粉厂。1923年,民族资本家吴蕴初得到上海张崇新酱园老板张逸云资助,在苏州河北岸开办天厨味精厂,这是中国最早的味精厂。1926年,吴蕴初在苏州河 南岸的周家桥地区开办了天原电化厂,作为天厨味精厂的附属工厂,成为沪西地区最早的精细化工厂区。苏州河沿岸还是我国纺织工业的集聚区。沿岸集中了众多民 族资本纺织厂,直至20世纪90年代,普陀区沿岸还集聚着上棉一厂、二厂、三厂、六厂、七厂、十四厂、二十二厂等大型棉纺企业,以及丝织厂、毛纺厂、纺织 机械厂。

苏州河原本水质清澈,1909年闸北水厂选址在苏州河下游恒丰路桥,1911年—1914年建成,并以苏州河为水源。由于人口增多,工业发展很快, 大量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排入苏州河,超过河体的自净能力。水质由此逐渐遭受污染影响。1920年,苏州河河水出现了黑臭现象。闸北自来水厂被迫于1928 年移至军工路至今,改以黄浦江下游江水为饮用水水源。

● 1949年后在苏州河畔及其支流上兴建北新泾、彭浦、桃浦、安亭等工业区,苏州河环境急剧变化就发生在这段时期,当时,两岸的工业到了高速发展期,苏州河 流域集中了上海近千家企业,居民又增至300万,住宅与工厂房屋密集,化工、印染、棉纺、造纸、制革、食品和制药等工业兴起,排入苏州河的生活污水、工业 废水、农药、化肥逐渐增加,在合流污水治理工程实施以前,流入苏州河的废污水量约占全市废污水总量的47%。由于污染源逐年增加,水质污染日趋严重,污染 范围也逐渐上溯扩大:
● 1956年污染带影响到北新泾;
● 1964年污染带上溯到华漕;
● 1978年污染带已直达青浦的白鹤、赵屯。

至此,苏州河在上海境内已全部遭受污染,市区段水质已劣于《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》(GB3838—88)的V类标准值。

QUICK